「財經縱橫」劉尚希:從“打靜靶”轉向“打飛靶”,財稅要以人為本

                                              • 時間:
                                              • 來源:長安街讀書會

                                              劉尚希:從“打靜靶”轉向“打飛靶”,財稅要以人為本欄目名稱★★★★★我國提出要分階段促進共同富裕:“十四五”末,全體人民共同富?!斑~出堅實步伐”;到2035年“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到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這個偉大目標的實現,有賴于一系列的改革。最核心的改革舉措是什么?如何在紛繁復雜中尋找到線索?財稅學者劉尚希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財政是觀察人類社會變遷的一條板凳”。他提起少兒時期看電影的經歷,個子雖小,但在人頭攢動的縫隙之中,只要找到一個板凳往上一站,電影畫面就盡收眼底。在他看來,財政的一收一支,都是對社會利益關系的牽扯,也是人類價值觀的映射。站在財政這個板凳上來觀察社會,看得更全面、更清晰、更深入。本期嘉賓劉尚希,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財科院的前身是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是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單位。多年來,圍繞國家財政中心工作,財科院為國家決策和國家治理建言獻策,為財政政策提供智力支撐。劉尚希在采訪中重點提到了農民的“市民化”問題。在他看來,講貧富差距不能簡單看抽象數據,而要回到當下的中國現實。在社會身份意義上,我國仍然是以農民為主體的社會,“人民”的大多數是農民,解決農民問題是實現共同富裕也是現代化過程中面臨的艱巨任務。而在人口流動成為常態的背景下,財政需要改變觀念,讓資金和公共服務隨人流動,彌補市場競爭帶來的不平等缺陷,縮小國民能力的群體性差距,讓人得到普遍發展,進而在國民能力普遍提升的過程中真正實現共享,進而促進共同富裕。第一財經:面對疫情、經濟轉型以及內外環境的多重考驗,如何穩增長,把蛋糕做大,面臨非常多的考驗和挑戰。在您看來,我國經濟增長的空間還有多大?劉尚希:中國的發展進入“一高三新”的新階段,“一高”就是高質量,“三新”就是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這是理解現在經濟形勢、增長空間以及相關宏觀政策非常重要的一個參照系。如果泛泛看進出口、消費、投資數據,去討論現在經濟增長會怎樣,去預測、判斷,可能會被很多現象遮擋視野,看不清楚。新發展階段至少要把握幾點:第一,這實際上是一個高風險、高度不確定性的階段。第二,高風險帶來高成本。綜合為發展的成本上升了,經濟增速自然會下行。把握數字化、城鎮化發展機遇第一財經:新發展階段,有哪些產業機遇?如何營造增長空間?劉尚希:我國從工業化進入數字化,數字經濟的發展受到重視。此外,我國的城鎮化還沒有完成,讓更多的農民市民化,釋放的潛力不僅僅是物質資源的配置,更重要的是人力資源的配置。有了更好的體制機制,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所有人都去創新創造,經濟增長潛力就會不斷釋放。以人為本,推進農民市民化第一財經:在城鎮化過程中,如何提高農民的造富能力、創收能力?劉尚希:過去工業化推動了城市化,在沿海發達地區表現得非常明顯,“村村點火,處處冒煙”,農村變成城市。到了新發展階段,應當通過城市化推動工業化的轉型升級,就是要轉到“以人為本”。以人為核心的城市化具體來說就是農民的市民化,這成為現在新發展階段城市化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一盤大棋。最新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數據顯示,長期以來,我國城鄉人口結構呈現鄉村人口數量達到高峰后持續下降,城鎮人口數量和比重不斷上升的特點。2020年,居住在城鎮的人口約為9億人,占全國人口的63.89%,這一比例大幅高于45.4%的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水平。包括農民工在內,大量常住在城鎮的人口沒有當地城鎮的戶籍,也難以享受當地居民應有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應讓進城農民享受同城待遇第一財經:農民的“市民化”,應該是怎樣的? 劉尚希:過去農民進城打工是作為生產要素,但現在要實行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農民就不能當做生產要素來看待,而是要當做社會主體。他的“一老一小”,整個家庭可以遷徙,他能變為市民,到了城里可以享受同城待遇,這是一個社會身份問題,是社會層面的改革。很多農民已經進城打工了,變成工人,但還不是真正的市民。因為沒有戶籍,他在像住房保障、教育、社保等方面好像還是一個“外地人”。他要想把老人、孩子接到城里來,還有諸多體制機制的障礙。實際上這種社會身份限制了農民真正的市民化,帶來一系列的經濟、社會問題。比如“人戶分離”的問題,小孩長期得不到父母的關愛,老人沒有得到下一輩的關照。從經濟層面來說,因為他不能在城里扎根,就業不穩定的情況下,勞動技能難以提升,可能就是一個低收入者。對企業來說也增加了成本,因為企業不斷招工,干一兩年成了熟練的勞動力又走了,這不利于效率提高?,F在有2.8億農民工,這個問題拖的時間越長,對經濟影響就越大。這是不利于共同富裕的,不利于做大蛋糕的。農民工最有條件從低收入邁入中等收入劉尚希:主動的城鎮化要以人為核心,以農民的市民化為核心,只有這樣,可能真正能改變現有的經濟增長的態勢。同時也是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應當說他們是最有希望、最有條件、最有可能從低收入者變成中等收入者。但這有條件,享受同城待遇就涉及到一個另外的問題——成本誰掏?對流入地來說,要承擔“同城待遇”的成本,那就涉及到財政體制,是不是從促進農民市民化的角度大力推進財政體制的改革。為什么勞動力流入地喜歡年輕人、青壯年勞動力來,但是對“拖家帶口”就不一定很歡迎。因為這是要投入很多成本的,但這個成本是必須要掏的。這些問題如何解決?僅靠區域之間的協調是解決不了的,必須從國家治理的層面解決農民市民化的問題。這些是“進城”的問題,還有“出村”的問題,農民還有一個身份——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農民的財產依附在土地上,耕地、林地、宅基地、宅基地上的房子是農民的財產權利。這些財產權利很難通過市場去變現從而轉移帶走。應形成城鄉統一的要素市場第一財經:農民的財產權利難以通過市場變現,這個問題有解決的方法嗎?劉尚希:解決的辦法是有,通過產權改革形成一個統一的城鄉要素市場。這些年來,我國在農村投入了不少資金,改善公共服務和村居環境,應當說農民的生活品質大大提升了。這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彌補歷史欠帳,農民為工業化所做出的貢獻。但如果說大量的農民因為在農村無法富起來,他要進一步發展,收入從何而來?從整個國家來看,必須是城市化,也就是農民要市民化。到了新發展階段,發展越來越具有整體性的特征,互為條件,相互制約。社會的問題解決不好,經濟的問題比如說要進一步拓展增長的空間就非常困難。只有發揮釘子精神,完善頂層設計,一點一點去推動、去改革,才能化解現在面臨的這些體制性的、結構性的問題,釋放增長的潛力,真正做大蛋糕,在做大蛋糕的過程中實現共享。近二十年來,農村改革不斷深化。2006年取消農業稅,終結了延續2600年的農民種田交稅的歷史。2007年,國務院宣布免除全國農村義務教育學雜費和教科書費,1.5億學生受益。2009年,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建立,讓數千年來養兒防老的中國農民第一次擁有了國家發給的養老金。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2003年開始試點,到2010年逐步實現基本覆蓋全國農村居民,一些地方的農民當時每年交10元錢,醫藥費可以報銷50%至75%。2014年,合并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兩大制度后,我國建立了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截至2019年底,各省份也已全面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醫保制度。然而,城鄉間基本公共服務仍有不小的差距。第一財經:要彌合城鄉間基本公共服務的差距,這個成本由誰來承擔?劉尚希:2003年喊出來一個響亮的口號,讓公共財政的陽光照耀到農村。這個時候開始,“城市財政”真正轉為了國民財政,“公共財政”。因為過去的財政基于所有制,實際上是個城市財政,對集體經濟是不能撥款的。長期以來形成的就是農民的事情農民自己解決,農村教育農民辦。后來逐漸改變了這種狀況,不斷增加投入。比如農村的基礎設施、道路交通各個方面都大大改善了。問題是農民第二代、第三代享受的公共服務的差距依然存在,更重要的問題是剛才提到的享受城市的同等待遇。社會身份的改革沒有實質性的推進,財政再怎么增加投入也很難。如果農民不進城,不進行市民化,大多數的人擠在農村里,公共服務要規?;峁?,比如學校、醫院、公共設施,在農村里實現不了規模效應。自然村落居住的狀態下,公共服務的提供成本是相當高的。因此,毫無疑問,唯一的出路就是市民化。解決好農民問題是共同富裕的艱巨任務劉尚希:講貧富差距不能簡單就是抽象的數據,我們要回到當下的中國,我們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應該是以農民為主體的社會。很多人可能聽到這個概念覺得很吃驚,我們搞了這么久怎么依然是以農民為主體呢?這不是就業意義上的,而是社會身份意義上的,這恰恰是當前說以人民為中心,人民大多數是誰?農民。所以解決農民問題是共同富裕過程中,也是現代化過程中面臨的巨大的艱巨的任務。提升勞動者收入是發展的目標之一,這一方面既來自于整體國民財富蛋糕的做大,與此同時,勞動報酬占GDP的比重如何也是社會關注的重點。國務院印發的“十四五”就業促進規劃顯示,2019年我國勞動報酬占GDP的比重是52.1%,對此的發展目標是,到2025年要“穩步提高”。促進國民能力普遍提升,做大蛋糕才能分好蛋糕第一財經:有人建議,希望政府降點稅,企業讓點利,讓勞動者的收入有所增加,您怎么看?劉尚希:勞動者收入的提升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為社會創造更高的附加值。如果今天通過法律,通過政策,強制性把勞動者的工資提高,那只能是短期效應,長期是不可持續的。確實從短期來看,政府減點稅,企業讓點利,增加點工資,這當然是可以做的,不是說不能做,但不能長期這么做。因為現在政府的收入,從稅收來看占GDP的比重已經降到15.2%,2021年的比重可能會更低,因為2021年又減了1萬多億。這個比重從全球來看,實際上都是比較低的。那就意味著政府要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尤其是去滿足公共消費,促進國民能力的普遍提升,促進人力資本的平等積累。如果稅收下降,那只能靠赤字、靠發債去解決了。通過擴大赤字去發債,也是可以的,但都是有限度的,要考慮中國的發展要可持續。只有在做大蛋糕的過程中才能真正把蛋糕分好,只有在國民能力普遍提升的過程中才能真正實現共享。如果不談國民能力的普遍提升僅僅談共享,那可能就是再分配,這個蛋糕是做不大的。財政要縮小國民能力群體性差距第一財經:下一個階段,從財稅的角度看,有哪些關鍵的問題需要解決?劉尚希:財稅是一根扁擔,一頭挑著效率,一頭挑著公平。到了新發展階段,再一頭沉的話,相當于跛腳的人挑著擔子,是走不遠的。財政必須要把效率與公平“融合”起來,不是“兼顧”的問題?!耙匀藶楸尽辈皇且痪淇谔?。市場經濟競爭,本來就可能出現高中低不平等的結果。財政就是要去彌補這么一種缺陷,對于這種高中低能力的差距,要通過公共服務、公共消費去促進人力資本平等積累。財政就要改變以往的觀念,在人口流動的情況下,所有的這些轉移支付,財政都要跟著人走。過去是“打靜靶”,靶是靜態的,現在要“打飛靶”。人是流動的,比如農民工子弟要受到良好的教育,教育經費怎么跟著小孩流動?很多的資金、公共服務都必須跟著人走。從“打靜靶”到“打飛靶”,讓財政資金隨人流動劉尚希:服務跟著人,就是錢跟著人,錢不跟著人,錢、服務與人就脫節了。脫節了,他就享受不到,享受不到等于不能及時提升他的能力。所以怎么樣從過去“打靜靶”變成“打飛靶”,中國的公共管理能力、治理能力就完全不同了。共同富裕的本質特征,我覺得就是所有人的共同發展,不是簡單地去分財,不能僅僅著眼于做收入分配。如果人不能得到普遍的發展,人的能力不能得到普遍提升,共同富裕就是曇花一現。我們國家以人為本,發展為了人,依靠人,這要落實到行動上,要以改革的方式去體現以人民為中心?!緞⑸邢#洪L安街讀書會成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長安街直播注:授權發布,本文已擇優收錄至“長安街讀書會”理論學習平臺(人民日報、人民政協報、北京日報、新華網、央視頻、北京時間、澎湃政務客戶端“長安街讀書會”專欄同步),轉載須統一注明“長安街讀書會”理論學習平臺出處和作者。責編:馬嘉均;初審:程子茜;復審:李雨凡

                                              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