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芯片霸權,我們還是動手了!

                                              • 時間:
                                              • 來源:大A聊財經

                                              說起芯片,兔子君家里絕對是一言難盡。前年村里一共賣出去4390億美元的芯片,兔子君消費了其中的68.3%!這4390億美元的芯片中,有47%來自鷹醬家。雖然都說顧客是上帝,但是兔子君不僅沒當成上帝,反而被鷹醬拿捏的死死的。前些年兔子君家里沒有半導體,有需求就找鷹醬買。結果成本1毛錢的手機電阻,鷹醬硬生生賣到2塊5,把兔毛薅的是風生水起。后來兔子君自己建了一批電子廠,和鷹醬家的產品拼市場,幾年功夫下來,從2塊五一路殺到2毛5!然后鷹醬放棄了低端市場,專攻高端芯片。前年村里鬧疫,大多數半導體都停工了,只有兔子君家里的防疫做的好,還能照常上班。鷹醬心里一合計,這損失得想辦法找補???于是我們給兔子漲價來補損失!于是在村里放出話來,誰敢替兔子生產芯片,我就要誰好看。一年功夫,芯片的價格從3塊5漲到16塊5,把兔毛都快薅禿了,兔子君打官司都沒用,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嘗到了甜頭的鷹醬拉著一幫小弟,我拉著你,你帶著芯,我們一起靠薅兔毛來發家致富!鷹醬、棒子、灣灣、腳盆雞漢斯貓、高盧雞紛紛投資擴產,誓要把芯片產能壟斷到一個嶄新的高度。這下就把兔子君給逼急了,砸下重金研發擴產,誓要擺脫芯片的對外依賴!一年功夫,兔子君家里的芯片自給率從5.8%上升到10.6%。

                                              今天的文章主要和大家聊三個問題:

                                              村里的各家芯片廠現在都在忙活些啥?

                                              鷹醬為啥光按著兔子擼?

                                              鷹醬的芯片霸權還能持續多久?

                                              村里的各家芯片廠都在忙活些啥?

                                              2021年一開春,村里的大戶們不約而同的砸下重金,強化自家的芯片產業。先是腳盆雞家里發布了《半導體產業緊急強化方案》,宣布投資7300億,要再在10年之內把家里半導體產業營收翻倍。1月11日,棒子緊隨其后發布了《大韓民國半導體特別法》,宣布投資2.8萬億,要鞏固存儲芯片在村里的領先地位,主導全村半導體產業供應鏈。2月4號,鷹醬也拿出了自家的方案,推出《2022美國競爭法案》,投資3300億,對村里的大小芯片廠商定向招商引資。2月8號,歐盟也拿出了自家的《芯片法案》,預算3100億,號稱要生產2nm及以下工藝的高端芯片。一時間村里彌漫著濃濃的硝煙味。為什么村里的各家大戶為了一枚小小的芯片如此的上心呢?問題出現在兔子身上。

                                              對于芯片,兔子能有什么壞心眼呢?只是它買的實在是太多了!作為村里最大的工廠,兔子君每年要從村里各家采買大量的工業原材料,芯片也不例外。2020年,全村一共消費了4390億美元的芯片,兔子君一家就買走了其中的3000億,占到了68.3%!這么大一塊蛋糕,鷹醬一家就獨占了47%。排在第二的是棒子20%,再后面腳盆雞和歐盟各占了10%,灣灣占了7%,兔子君使出了洪荒兔力也只占了5%。大家一看,你用的多,產的少,需求多,來源少,不給你漲價,都對不起經濟學原理!所以眼尖的鷹醬馬上就從中發現了致富的財富密碼。

                                              為了把兔毛薅的有理、有據、有節,村里的IC Insights專門做了一份表格,實時跟蹤兔子君家里的需求和產能,切實做到因地制宜、因時而異、量身漲價!據鷹醬半導體產業協會(SIA)2021年芯片銷售額統計,兔子家買了1925億美元的芯片,比去年多了27.1%,鷹醬和歐盟擼下來的兔毛分別增加了27.4%和27.3%,真正實現了科學擼兔!

                                              給兔子君漲價的同時,鷹醬又卡住兔子君的生產,不僅光刻機不賣你,連設計軟件也不讓你用,拿捏的那是死死的。一句話,就是不讓你自己生產!從2010年到2020年,兔子家對芯片的需求總值從570億美元上漲到1430億美元,而生產的芯片總值從58億美元才漲到227億美元。你要說光是貴也就忍了,但現在它不僅是貴,還不好。兔子花了大價錢,只能買到過時的芯片,最高端的芯片還不賣你。鷹醬更是放出話來,用我技術的孩兒們,誰敢賣兔子高端芯片,以后就不要喊我爸爸。 這時候村里就問了,鷹醬為啥一定要按著兔子擼呢?

                                              鷹醬為啥一定要按著兔子擼呢?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把世界一分為二地看。一半是我們生活的物質世界,一半是芯片鏈接的數字世界。兔子之聲中曾經有這么一段廣告:大數據時代,你的指尖每敲擊一下鍵盤,就自動上傳為互聯網海量數據的一部分;我們每播出一條新聞 ,就成為這個時代數據的一部分。用信息刻錄時代,為社會留痕,也續存夢想。

                                              這條廣告告訴了我們,物質世界當中所有的信息,如重量、聲音、影像、消費、健康、情緒,都可以完整地映射到數字世界當中并留下痕跡。比如,城市的交通數據可以被快速傳播、計算、預估并長久存儲。公路管理部門可以拿這些數據去做監控,做統計。商務部門能得知這個地區商貿、物流規模。電商平臺可以規劃配送物流信息。我們在網上下單、訂貨、然后出庫、物流,送貨上門的過程,都在由數字世界的信息在控制著。

                                              而反過來理解,所有的信息經過芯片在數字世界的處理,都可以影響人類原本在物質世界的行為。芯片是物質世界和數字世界的接口,是人類由物質世界進入數字世界的鑰匙。今天的芯片所能處理的遠不只信息,更包括“力熱聲光電”等所有的物理變量。芯片是數字世界的基石,是物質世界與數字世界的唯一接口,芯片技術的水平決定了信息技術的水平??刂屏诵酒?,就控制了和數字世界的連接。數字世界的發現,是不亞于地理大發現、兩次工業革命的壯舉。它帶來全新的技術革命,帶來大量的新需求,創造無數新就業。掌握了貨幣,能主宰貿易結算;掌握了石油,能主宰貨物流通;而掌握芯片,就能主宰數字世界,卡住對手的未來。

                                              一枚芯片從研發到投產要經過四個環節,分別是設計、設備、生產和封測。鷹醬在芯片領域起步早,率先完成了前期的基礎科學研究,開發了設計軟件,然后設計芯片后以專利的形式轉讓給下游。所以現在村里干芯片的,技術多多少少都和鷹醬沾點邊。之后歐盟的郁金香搞出了核心設備光刻機,棒子、灣灣和腳盆雞認領了生產環節建成了村里最大的晶圓代工廠。兔子君來的最晚,一手包攬了剩余的封測環節。在過去村里的芯片行業一直是一個合作共贏的故事。大家分工協作,共同生產,共同受益,但是走著走著鷹醬感覺不對勁了。過去半導體產業是鷹醬一家獨大,走著走著不僅末端的封測環節被兔子君一手包辦,連設計環節也被兔子家的華為海思逐漸超越,把鷹醬給刺激的不淺。

                                              引用SIA2021年的報告,他們基于兩條理由防范兔子君。第一條是從產業鏈的角度看,芯片的原材料和終端產品制造,兔子君家里的電子廠已經占據了全村75%的份額;第二條是從供應鏈角度看,村里10nm以下的芯片92%灣灣制造,8%是棒子制造,鷹醬自己一片也造不出來。10~22nm的芯片,鷹醬43%,兔子3%,灣灣28%,棒子5%,歐盟12%,其余各家小作坊合計9%;28~45nm的芯片,鷹醬6%,兔子君19%,灣灣47%,棒子6%,腳盆雞5%,歐盟4%,其余13%;45nm以上級別芯片,鷹醬9%,兔子君23%,灣灣31%,棒子10%,腳盆雞13%,歐盟6%,其它7%。全村所有做芯片的大玩家中,除了兔子都是鷹醬的小跟班。

                                              所以鷹醬得出了一個結論:擼兔子不是一個分蛋糕的利益問題,而是一個涉及安全和未來的立場問題!能不能壟斷全村的芯片供應,全看能不能擼住兔子。想當年兔子家沒飛機的時候,鷹醬一架飛機能換兔子一億件襯衫。自從兔子自己能造飛機了,不僅不找鷹醬拿襯衫換飛機了,還自己單起了一套產業鏈,打破壟斷搞競爭。為了不讓飛機的窩心事兒在芯片業重現,必須把兔子給盯住了!

                                              在鷹醬的嚴防死守之下,兔子君采購芯片的價格是節節攀升!前年3塊5,去年16塊5!兔子君本能的感到再這么玩下去自家的電子廠就全得被鷹醬玩壞。于是就很有誠意的跑去找鷹醬談:“兄弟,你這芯片漲的太離譜了。給兄弟降點,我多買你的。你要是不降價,我就自己研發自己生產了!”鷹醬表示:“你別激動,冷靜一點?!薄澳阆氚?,你造芯片你得研發吧,你得編軟件吧?你得造光刻機吧?數學、光學、化學、電子、電氣、編程這些一個都不能少,芯片的產業鏈辣么長,連我自己都搞不定,何況是你?!薄暗饶阊邪l好投產了,我這邊芯片早就換代了,你造出來的芯片賣給誰去?投資不就全打水漂了?最重要的,浪費啊兄弟?!币幌捳f的兔子君心里面無力吐槽。這也就是為什么鷹醬能把芯片拿捏的這么死。

                                              但是兔子并沒有放棄,在鷹醬的排擠之下,兔子君不僅沒有屈服,反而加速數字經濟的發展,開始瘋狂的爆產能。邊研發邊鋪設,一點也沒耽擱。這不,數字化人民幣已經進入試用階段,東數西算也開始上馬。時間我有,技術我有,資金和市場我也有。占著全村68.3%的需求量,本兔豈能任鷹拿捏?

                                              2022年兔子家開始重點支持芯片的研發生產:

                                              湖北要盡快投產華星光電五期;

                                              湖南要抓好三安半導體二期和中車時代大功率半導體核心元器件的十大產業項目;

                                              安徽加快了長鑫存儲二期、中航鋰電項目建設;

                                              還有廣東的廣州粵芯、深圳中芯國際12英寸線等重點項目都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中......

                                              那兔子君到底有沒有機會打破鷹醬的數字霸權呢?答案是還真有。

                                              鷹醬的芯片霸權還能持續多久?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物理學說起。當價格不變時,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每隔18-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芯片的計算能力取決于單位面積晶體管的數量,越小越多,算力越強。這句話被稱作摩爾定律。在摩爾定律的鞭策之下,村里半導體行業一直是行業中的卷王。大家爭相把芯片做道最小,因為行業80%的大量利潤,歸屬于20%的最小的芯片。所以誰能保持技術領先,誰就能夠獲得最豐厚的利潤。芯片的制程從微米級別,一路被干到了納米級別,目前兔子君經過不斷的努力,可以生產14nm制程的芯片,而村里最先進的芯片制程是5nm。兔子君敢于跟注的底氣,來自物理學。0.1nm是原子的大小,也是芯片制程的天花板。除非鷹醬能帶領小弟們突破原子進入量子計算的領域,不然你現在跑的再快,最后也得在0.1nm的制程上等著兔子君。目前鷹醬能卡住兔子的,只有設計和工具這兩個環節,而一旦被兔子君突破,屆時不是我針對誰,論卷,在座的各位在兔子君眼里都不行。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兔子君的追趕,對于投資芯片的鷹醬資本,是一種壓迫出血的行為。

                                              過去鷹醬研發一代芯片可以賣2年,現在兔子牟足了勁兒來追,一代芯片出來可能1年就過時了。投入越來越多,領先時間卻越來越短,鷹醬的資本瞅著兔子,心里那叫一個膈應。以前就村里那幾家可以造芯片,市場空間和利潤基本握在他們手里,股價穩步增長?,F在有兔子君在后面使勁追,前年7nm還是主流,今年就得上5nm,而且看意思3nm的也很快就得拿出來。這就好比從Dos一下被推到Xp,中間好幾個版本還沒機會登場,就已經過時了,潛在利潤蒸發了何止上萬億。最近,村里各家都在瘋狂的爆產能,弄得芯片龍頭的股價都跟著下滑。

                                              在聊這個事情的過程中,有個炒股的朋友跑來和我說:“兄弟,你講的不對!最近國際上大事兒很多,內有多國芯片增產,短期芯片供應過剩的擔憂,外有熊大和熊二,全球資本麻爪的擔憂。所以你不要說小小的芯片龍頭股價下挫,整個A股都是下挫的。只要核心技術還在那幾個人手里;一旦風波過去,股價就會出現上漲?!蔽艺f不對呀,從行業上說到底,正是有兔子君不屈不撓的追逐,資本心里才會有點小驚慌,芯片股價的下滑,正說明了他們對芯片的利潤預期在下降。在更長遠的未來,前后0.1nm的物理極限,后有兔子追趕下的技術迭代加速,鷹醬控制的芯片廠慢悠悠的吃利潤的時代一定會過去。芯片的價格也一定會出現質變,而我作為一個消費者,應該躺在沙發上,坐等手機和電腦的降價。

                                              那天我們爭論了很久,誰也說服不了誰。大家都精疲力竭。最后那個哥們笑著說,兄弟我說服不了你,但是你要知道,天下熙熙,為之利來;天下攘攘為之利往,無論經濟還是技術最終無外乎利益。鷹醬卡兔子的芯片是為了利益,兔子想辦法突破鷹醬的壟斷也是為了利益,而手段無外乎是實現利益的工具和手段而已。吾之仇寇,彼之英雄!我們這邊被口水淹死的SIA,反而是鷹醬的大功臣。你現在一味只談產業,格局小了。你看你一個做自媒體的,研究出了人家鷹醬的財富密碼,怎么就沒能夠研究出你自己的財富密呢?

                                              聞言我頓時眼前一亮,浮現出16個金色大字:機制不明,鷹醬陰謀!路線不明,祖國萬歲!隨后我一掃心中的迷茫,在文章的結尾處提筆寫到:芯片作為數字世界的鑰匙,背后關聯的是我們下游科技產業之活路。村里的惡人用上游的技術薅我們兔毛,企業都束手無策的時候后,真正能給我們撐腰,解決問題的,就是我們的強大的祖國。我們今天投入巨資研發芯片,就是為了明天不再用一億件襯衫去乞求一架飛機;我們今天投入巨資研發技術,就是為了明天在數字世界的競爭中不再落后于人。在這場圍繞芯片的博弈中,我們看到了在利益和貪婪中的不擇手段,看到了在壟斷和歧視中的奮力反抗;看到了在國際貿易中的錙銖必較;也看到了在產業和市場中的縱橫捭闔;更看到了中華兒女面對問題的智慧與勇氣!

                                              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免费